中华工商时报 > 广告资讯 > 正文

中华工商时报广告部

改持消极观望情绪的原因。

——黄洁夫认为,今后医改方案设计应让医生有较高社会地位和体面收入。

“医院没有不搞‘科室核算’的,您给我们发过工资吗?您说医院先救人后收钱,这笔花费是您给还是民政局付?”一个早在2007年就诞生的“小医生含泪10问卫生部长”的帖子再次引发关注。

昨天,在政协会议医卫界小组讨论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公开回应这位医生网友。黄洁夫坦言,“如果基层医生对医改如此困惑和沮丧,中国的医改就无法成功”,并指出,在没有具备“全民免费医疗”条件前,“先看病后付费”不宜全面推行。

靠财政搞“医药分开”难长久

黄洁夫表示,由于我国对医疗服务长期存在不合理的价格管制,大部分医疗服务定价并未考虑人力成本,医生劳动价值得不到合理体现。在扭曲的价格体制下,公立医院以药养医和检查收费成了普遍的补偿机制。北京有多家医院在尝试支付体制改革,试行医药分开。黄洁夫说,这是一项有意义的改革尝试,但政府财力是有限的,单纯用财政去补贴医院因取消药品加成造成的损失难以长久。

“无论是政府还是公立医院本身,都难以用过去行之有效的计划手段来配置医疗资源。”黄洁夫认为,如果没有一个符合当前医疗市场运行规律的医保支付制度综合改革,很难形成一个合理的医院补偿机制。黄亦坦言,公立医院改革前景尚不明朗。

“先看病后付费”难大范围推行

最近,媒体报道引发公众关注的“先看病后付费”能否全面推行?黄洁夫说,在没有具备“全民免费医疗”条件前,“先看病后付费”不宜全面推行。他以英国的全民卫生服务为例,“由于操作不当产生社会福利病,造成财政负担过重,福利过滥,最后受害的还是老百姓”。

黄洁夫说,事实上,现在的医改,要钱找财政,医保支付要找人社部门,要编制找编办,价格得找物价局……卫生部门其实只是负责卫生事业的一个技术部门,具体进行医改时,更多地只能依靠真正掌握实权的其他各级政府部门,如果无法取得共识,“先看病后付费”只能是在卫生部主管的新农合基金“先行垫付,及时结算”框架下,作为县级公立医院或乡镇卫生院改善医疗服务流程,方便农民就医的一项措施,无法在全国范围内,特别是城市大医院实施。

代表观点

 

  • 联系我们

    电话:010-52477180 

          010-52486887

    传真:010-67318715

    手机:13811983098    

    邮箱:010guanggao@163.com 

    地址:北京朝阳区松榆北路5号

    邮编:100022